中新網北京4月28日電 (記者 董子暢)公立醫院改革是深化醫葯衛生體制改革的一項重點任務,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是全面推進公立醫院改革的重要內容,是解決群眾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問題的關鍵環節。近日,國家衛生計生委等5部門聯合印發了《關於印發推進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意見》,2014年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將擴大到1011個縣。記者日前走入貴州省平壩縣人民醫院,探索第一批縣級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單位的經驗和問題。
  縣級公立醫院改革還需改政府
  “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是改政府,不是改醫院。”貴州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張光奇如是說。
  2012年6月,平壩縣人民醫院成為國家縣級公立醫院改革試點。不到兩年時間,醫院的綜合能力得到了提升,改革初見成效,但門診均次費用和住院均次費用仍低於全國平均水平。
  自平壩縣人民醫院成為改革試點醫院以來,縣政府加大了對公立醫院的投入,調整醫院人員工資財政預算撥款比例,從60%提高至80%,補貼醫院藥品零利潤銷售損失的30%藥品利潤。同時也增加了醫院人員編製,下放了醫院用人自主權。
  “第一期縣級公立醫院改革,是以取消藥品加成為突破點。貴州省縣級公立醫院改革就是要改革政府的投入體制,這也是縣級公立醫院改革的一個難點。”張光奇指出,醫院負擔很重,成本除掉後,發展還是相當困難。在貴州這樣的地區,在醫療資源嚴重不足的情況下,推進改革有很大風險。
  改革醫院補償機制降低藥品收入占比
  2012年12月1日至今,平壩縣人民醫院實行藥品零利潤銷售累計讓利患者藥品利潤422.09萬元(人民幣,下同),醫院丟失藥品利潤,通過調整收費標準和政府補貼丟失藥品利潤30%的方式補償。
  平壩縣人民醫院院長朱波指出,2013年醫院藥品收入占業務收入比例32.67%,遠低於2012年全國綜合醫院43.7%的水平,已基本擺脫“以藥養醫”。“2014年我們力爭將藥品收入占比降到25%以下,徹底解決‘以藥養醫’的問題”。
  談及醫院降低藥品收入占比的措施,朱波說:“醫院限定了藥占比,例如產科不能超過6%,超了就扣錢。並嚴格控製藥品的消費,能用一般的抗生素,就不用貴的,藥品多就增加了醫療成本。”
  績效分配製度取代“大鍋飯”
  “自2012年績效制度改革以來,每到發獎金的時候,總會有人不滿,上門投訴。”朱波無奈的說,“這一吵,就吵了一年零四個月。等到不吵了,我還有點不習慣了。”
  針對,醫院業務骨幹感到付出得不到收穫,分配體現不了多勞多得,體現不了個人的價值。朱波下決心進行績效改革。2012年4月,醫院實行以工作量為導向的績效分配製度,徹底打破了“大鍋飯”制度,實行多勞多得。
  早在2010年3月,平壩縣人民醫院就完成了事業單位崗位設置管理工作,實現因事設崗,全員聘用。但人事管理要變成崗位管理,難度很大。
  “從編製管理變為崗位聘用制的管理,只是形式上的崗位管理。”朱波坦言,“對於不能勝任的職工,我可以解聘,但解聘後還要給他安排工作,其實誰也動不了誰。”
  貧困地區還需政府給予傾斜
  建於八十年代的平壩縣人民醫院,隨著醫療服務能力的提升,這個年代有些久遠的建築已遠不能滿足醫院發展的要求。但8000多萬元的費用,無疑是個很沉的擔子。
  “文件規定我們不准貸款進行基礎設施建設,沒有政府的資助,我們是搬不了的。”朱波說道。
  希望政府加大投入,是大多數公立醫院的需求。平壩縣人民醫院財務科科長毛翠萍說,政府最大的變化,就是觀念變了。“以前醫院要錢,他們不高興,現在會考慮了。”
  貴州是中國西部經濟發展較落後的省份,2012年貴州省人均醫療機構總資產和人均醫療機構負債,均在全國排名倒數第二。
  “貴州偏遠貧窮,特別是縣級財政財力有限,要保證對縣醫院的投入有些勉為其難。”朱波坦言,會盡自己的努力能為醫院添置什麼就儘量去做,但還是要依靠政府,希望政府對貧困的地區給予適當的傾斜。(完)  (原標題:縣級公立醫院改革見成效 改革還需改政府)
創作者介紹

walmart

hbuy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