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廣網北京6月29日消息(記者朱敏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今天關註的這個人,算是一個時常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的老熟人了。他一度被冠以“中國最傑出慈善家”的名號,做過很多的善事,但往往是爭議覆蓋了善事本身。這個人是誰?您可能也猜得差不離了。沒錯兒,他就是“標哥”陳光標。今天他再次受到關註,是因為他最近又做了一件引起熱議的善事,並且,這一次他把“高調行善”的風是帶出了國門,帶到了美國紐約。
  6月25號,“標哥”在紐約街頭,向流浪漢隨意發放100美元鈔票,在曼哈頓中央公園為流浪漢們提供慈善午餐,並承諾前來的流浪漢都會得到一個包括衣物、現金等在內的價值300美元的大禮包。然而,很多流浪漢後來發現,標哥所謂的慈善活動,“只見牛排不見錢”,這場“標哥慈善”秀如同此前的N場一樣,在美國也召來了一片質疑。
  “標哥近兩天又上多家頭條了,不想上還不行,月底前標哥還有創新善舉,還要上國際大頭條,嘿嘿。”這是6月11號陳光標發的一條微博。當人們開始琢磨,標哥又將搞出什麼大動靜時,25號,謎底揭曉,標哥慈善如期而至,只是這一次的施援對象是美國紐約的流浪漢。當天中午,紐約中央公園,陳光標帶領200名身穿統一綠色軍服、紅色領章帽徽和袖章的中國青年,請流浪漢吃午餐。開胃菜:芝麻金槍魚和亞洲蔬菜捲,主菜:牛裡脊配烤土豆,甜點:時令漿果配法式奶油。這對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來說,確實算的上一頓豪華餐。然而,更多的人是衝著300美元的大禮包來的。午餐後,很多人沒有拿到這筆錢。
  流浪漢:我有賬單要付,300美元確實可以幫我渡過難關,這很令我難過。
  民眾:如果你說了你要把錢給大家,你就應該按照你說的去做,如果大家可以相信你這個人,大家就會相信你所做的事。
  陳光標方面解釋,這筆錢已經交給了紐約救濟中心,將由中心來發放。但是,這樣的說法只是為流浪漢們增加一個可抱怨對象。
  流浪漢:我對救濟中心感到很生氣,陳先生沒有做到他應該做的,他應該自己把錢給出來。
  流浪漢:當他說我們拿不到錢的時候,我感到非常失望,我覺得被利用當作這個救濟中心的支持者,來到這裡拿錢。
  做善事並不是容易的事。在這場“揮灑慷慨”之前,陳光標已經在《紐約時報》登廣告,提前放風要請1000名美國流浪者吃飯,併發錢,號召流浪者報名。但是,此舉令紐約救濟中心不悅,他們認為如果直接把錢發給流浪漢,他們會去買酒甚至毒品,而由救濟中心支配,才能把錢用在刀刃上。當然,儘管沒能拿到錢,有些流浪漢還是標哥的善舉予以肯定。
  流浪漢:我覺得能有人嘗試,令他人打開眼界,讓我們無家可歸群體被註意到,這是很讓人激動的事情。
  但是,所謂“標哥的行為讓美國窮人受到關註”的說法遭到了美國人的揶揄。紐約救濟中心總監梅斯認為,這場高調的慈善活動最終演變成了“給陳光標自己關註”。梅斯說:“美國慈善家們通常並不在大量媒體報道和關註下做事,他們謹慎地給予,而並不張揚。”
  關於陳光標的慈善,爭議歷來已久。而此番他在美國的慈善活動,又將爭議推向了一個新的高潮。但面對質疑,陳光標的態度一如既往。
  陳光標:我陳光標位於這些質疑聲從來不在乎,在乎就不做了,我認為我沒有做錯,我真正在踐行著慈善不分國界、不分民族、不分信仰,我相信今天美國的媒體跟我見面以後,聽到我真心的聲音,他會改變他所有的質疑聲,由於我的高調慈善,我的家人在家鄉被人欺負,好人雖然很難做很難當,但是陳光標會堅持,會堅持做好人。
  “行善不留名”不僅是美國人的慣有思路,也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。也正因為此,陳光標此前的每一次高調行善舉動:“非典”、東南亞海嘯、汶川大地震等重大災情救援中的慷慨解囊,爭議的聲音總占據主流。而評論員杜平認為,“高調”的風格可以討論,但不能因為“高調”而否定善舉本身。
  杜平:高調行善這兩個詞在一起,確實從中國傳統的那個觀念裡面確實不應該放在一起,做善事不留名這是真正的做善事,但是就是陳光標這個,你說高調行事是個好還是不好,其實真的很難講。首先本質上是行善的,他是一種慈善行為,那高調只是一種風格,那這個社會到底更需要慈善還是更需要這種風格,這個東西大家就可以爭論了。所以從我個人角度來講,當然希望大家都做慈善,很低調甚至不留名都可以,那陳光標本身他的行為方式,我覺得至少他不是壞人,他做的事情至少是一個善事,那至於他用什麼樣的方式做這個善事,那是大家可以仁者見仁的問題了。  (原標題:陳光標美國“撒錢”被稱做“怪異中國大亨”)
創作者介紹

walmart

hbuy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