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蓉在《小雞小雞》里的雷人造型。
大張偉的《胡擼胡擼瓢兒》
  最近大張偉的《胡擼胡擼瓢兒》、至上勵合的《鴨梨大》、王蓉的《小雞小雞》,之前筷子兄弟的《小蘋果》、約瑟翰·龐麥郎的《我的滑板鞋》被網友彙集到一張“聽了讓你整個人都不好了”的歌單。雖說有愛孫猴兒的就有愛八戒的,聽了覺得好與不好與個人好惡有很大關係,但歌曲作為美好事物的一種,是庸俗還是好玩真的要好好琢磨琢磨。(京華時報記者侯艷)
  □業內聲音
  某些歌節操掉一地
  將這張歌單從頭聽到尾,每首歌曲的記憶點迅速充斥大腦,然後在大腦中打架,絕對會致使煩躁指數迅速飆升。音樂人李廣平曾經對這類“神曲”做過專門的研究。李廣平認為現在被稱為“神曲”的歌曲很多已經脫離了原來所謂“網絡歌曲”的惡搞、改編、翻唱歪唱等淺顯的方式和簡單的編曲製作方式。這類歌曲的創作結構首先是歌詞的扁平化、快餐化,嬉笑怒罵淺顯直白毫不掩飾。在旋律上面走復古迪斯科路線,加入電子、民樂等混搭元素,MV里的舞蹈乾凈利落,效果就是讓你一遍聽懂兩遍記住。
  以上幾首歌曲裡面,李廣平認為《我的滑板鞋》不是好作品。“我對《我的滑板鞋》有一種生理上的反感。
  用孩子們的話說:確實是節操掉一地。一首不講究發音吐字,沒有節奏感,沒有旋律美感,歌詞又不負載任何內涵的歌曲突破了音樂的底線。《小雞小雞》已經完全不能算是一首完整的歌曲了,是一首游戲之作,我個人不欣賞這種創作。”
  李廣平希望“神曲”的流行只是中國流行音樂的一個支流,而不是主流。“每一個時代因為音樂審美的不同和流行區域的不同,都會有一些歌曲成為‘神曲’,也許成為新的審美方向,也許成為低水平的重覆,這時候需要音樂人的反省與自我的思考。比如,流行的品質與音樂文化負載的厚度與廣度。流行歌曲同樣有崇高與卑下、清新與污濁、永恆與短暫之分。”
  □歌手態度
  大張偉拒絕負能量
  在大張偉看來“神曲”也好,“洗腦歌”也罷,都是流行歌曲。“我的歌從《嘻唰唰》開始一直都是這樣,只不過這幾年把這種歌曲叫神曲、洗腦歌什麼的,我倒覺得都一樣。因為流行歌曲的旋律都好記,記憶點強。現在推歌的成功率低,所以你要在第一時間強化記憶的話,就必須在歌中找到點。比如胡擼胡擼瓢兒這句詞就是記憶點。”
  大張偉坦言,他寫《倍兒爽》,是因為他真的想寫這樣的歌。“我從《嘻唰唰》《窮開心》開始,就一直愛唱這種帶口號,迅速能讓大家動起來的歌曲。我希望歌曲可以帶動性特別強,能夠讓所有人開心。而有些唱這類歌曲的人,是因為唱正常歌不太容易引起別人的註意,所以故意出怪聲。我覺得也是一種努力,但是我不提倡這樣。”
  在創作這類歌曲的時候,如何不庸俗,在度的拿捏上,大張偉有自己的守則,那就是不寫負能量、負面情緒的歌,只寫正面情緒和有現場互動氣氛的歌。“這個度是這樣的,我的規則一定要寫正能量的。洗腦歌和所謂的神曲,最重要的一點一定要表達愛,其他的表達都不會紅。”
  □唱片公司
  宋柯為旗下歌手把關
  在宋柯看來並不是只有所謂洗腦歌曲才能流行,重要的還是要看作品本身。“大眾的音樂需求是多方面的,本來流行歌曲就應該是這樣多元化。另外,庸俗和讓人開心這是兩碼事,比如《胡擼胡擼瓢兒》傳遞的就是戀愛中最朴素的情感,你聽了覺得挺開心。”當然聽著開心也是有尺度的,“俗本身不是壞事,但是如果庸俗就不是好事”。
  作為唱片公司的掌門人,宋柯會為旗下歌手的歌曲把關。“首先這首歌聽完了以後,歌詞裡面傳遞的內容,如果有不好的,我個人認為比較負面的,我會和歌手商量修改。我個人不是一個負能量的人,我本身就是一個比較積極的人,我自己先過不了這關。如果歌曲能讓大家開心,同時也傳遞出來一種比較朴素的情感,而且是容易被大眾接受的情感,我覺得這個是可以的。”
(原文標題:聽了這些歌整個人都不好了?庸俗或好玩一線之隔)
(編輯:SN009)
創作者介紹

walmart

hbuy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